<strong id="hjnys"><track id="hjnys"></track></strong>
<nav id="hjnys"><noscript id="hjnys"><td id="hjnys"></td></noscript></nav>

  • <th id="hjnys"><track id="hjnys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hjnys"></em>
    <dd id="hjnys"><track id="hjnys"><noframes id="hjnys"></noframes></track></dd>
  • <progress id="hjnys"><track id="hjnys"><video id="hjnys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
  • <nav id="hjnys"><center id="hjnys"><video id="hjnys"></video></center></nav>

    <th id="hjnys"></th>
    自筹资金,她三天为武汉医护人员募捐960副护目镜
    2020-01-30 23:29:24 来源:汉网

    长江日报-长江网1月30日讯(记者尹勤兵)“他(她)们太难了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可能帮他们,多采购募捐几副护目镜……”1月29日,远在700多公里外的江苏扬中市一处偏僻乡村的“武汉人”朱玉叶,放下手中的盒饭,声音嘶哑着不断打电话向供货商求援。

    短短3天,她通过朋友圈筹集募捐资金1.7万元,从源头批发价采购近千副护目镜等抗疫防护用品,发到武汉。

    武汉创业

    一个镇江女子的武汉情结 

    自从回乡,她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
    39岁的朱玉叶是江苏镇江人,曾是全国一家大型眼镜连锁企业的职业经理人。9年前,因工作她与武汉结缘。辞职后,她一人在汉口开办了一家“猪猪眼镜店”。

    一个柔弱的女子,起步之艰辛,可以想象。好在她待人诚恳,做生意童叟无欺,街坊邻居都很喜欢她,很快就打开了局面。    

    虽然是性格细腻的江南女子,但朱玉叶却很喜欢武汉这座城市。“我很喜欢蔡林记的热干面、老通城的豆皮,还有武汉人的豪爽……”武昌大成路,汉阳钟家村、到汉口解放公园路,她一步一个脚印开店,从贩夫走卒,到城管工商,结交了很多朋友。    

    “武汉是我的第二故乡,”从看不惯武汉人“过早”边走边吃、上街打赤膊,再到喜欢上这座城市,不允许外地人说武汉的坏话,朱玉叶的武汉话不太溜,朋友们都笑她是“水货”武汉人。虽然她是“外马”(武汉人对外地人的戏称),但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武汉人。    

    疫情严峻

    她回乡自我隔离 

    2020年鼠年新年前,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形式开始严峻。

    1月22日(腊月二十八)清早,在官方尚未宣布关闭离汉通道前,朱玉叶按往年惯例,一个人驾车返回江苏镇江老家过春节。

    “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会有家不能回……”朱玉叶回忆,那天还在高速上,电视里、广播和网络上,铺天盖地都是有关武汉疫情的报道。半路上,家人也打来电话,问她到家没有?母亲说,当地很紧张从武汉回乡的人,可疑人员都要接受隔离。    

    一向要强的朱玉叶,干脆一气之下将车开到了江苏省扬中市。她躲在一个偏僻的湖心小岛上。几年前,她在这里买了一处农家小院,计划日后养老用。    

    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尽管将自己隔离起来,朱玉叶还是接到了娘家街道社区人员的询问电话,当地警方也打来电话“关心”她。“你们放心,我不会出门给大家添乱,要不,你请我吃饭,我就告诉你我在哪里……”她半开玩笑的回答,让电话那头的年轻男民警差点笑出声来。    

    说归说,笑归笑。和所有武汉人一样,朱玉叶除了通过微信和家人视频聊天外,她把自己关在农家小院,主动向当地社区做了汇报。    

    “其实,比我惨的大有人在……”朱玉叶苦笑说,一个在汉做服装批发的朋友,有一辆江苏牌照和一辆武汉牌照的车。朋友把鄂A牌的车开回了老家。结果一回到家,就被当地社区隔离了。    

    牵挂武汉

    她用自己的方式“参战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湖心小岛,空气清新。一下从大都市到世外桃源,“闭关”的朱玉叶却有点不习惯。从手机上不断刷屏的疫情播报中,她能感受到,武汉的疫情形势,远比她所预估的要严重得多。自然而然,她对一个城市惯性的热爱,延伸到对人的关注。

    “我看到那些医护人员没日没夜救人,防护服紧缺,甚至都没有一副像样的护目镜……”这让本不多愁善感,性格大条的朱玉叶,好几次看着看着,抱着手机悄悄在被子里抹起了泪。    

    上岛前,她购买了不少零食和矿泉水。但毕竟,这不是家。她没心情做饭,每天吃得最多的是方便面,刷手机看新闻,几乎占据了她白天的大半时间。    

    从初一开始,有关武汉人滞留在外地,没酒店住,不受待见的“被虐”消息,在网上被流传。这让朱玉叶十分愤愤不平,“难道这是武汉人的错吗?“

    一连几天,朱玉叶都无法入眠。“早知道,我就不回家了,”她对电话关心她的朋友说,所有人都在为阻击疫情出力,“我应该为武汉做点什么!”

    利用这些年在眼镜行业积累的人脉资源,朱玉叶首先想到的是为医护人员募捐护目镜。她对长江日报-长江网记者说,别的大道理不懂,这么重的疫情,她只想凭一份良心,为武汉这座城市尽一份力。    

    三天时间

    筹集资金采购近千副护目镜   

    朱玉叶公布的发货单

    说干就干,朱玉叶是个急性子。

    “各地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平时批发价几元钱一副的普通护目镜,这时也涨价了,关键全国都缺货……”朱玉叶向相熟的两家眼镜厂家求援,央求老板,“无论如何,请帮帮忙匀一点!”

    这几天,抗疫防护品护目镜成了焦点。被誉为全国眼镜制造之都的浙江省台州市临海杜桥,开足了马力生产。    

    春节期间,很多工人已放假回家,都被紧急召回开工。一位老板听说朱玉叶采购护目镜,是专门用于募捐后,特别敬佩她。    

    “这是救人用的,拜托质量做好一点”,让朱玉叶感动的是,不少厂家一听说是给武汉医护人员用的,都答应用最好的原材料,只求保本就行。    

    为了将眼镜尽快送到一线医护人员手中,朱玉叶选择了自己的募捐方式——她一边在朋友圈中记录那些医院的求援信息,加微信后,再根据对方的需求,直接向厂家订货,让厂家直接发货,以节省时间。

    求助太多,为尽可能兼顾更多医护人员,发货时她选择了折中方案:“如果要50副的,就先给30副,如果要30副,先给20副……”    

    就这样,从27日截至30日下午,短短3天,朱玉叶总共募捐1.7万元,采购护目镜960副、口罩400个、消毒片10瓶,先后发给武汉21家医院、社区基层组织。目前,已有部分单位收到货。

    传递爱心

    更多人参与驰援

     

    公布账目,透明募捐

    长江日报-长江网记者注意到,朱玉叶的家人、朋友、同学,甚至有很多陌生人,在看到朱玉叶发起的募捐行动后,“你200,我500……”都纷纷参与到她的募捐行动中。为了公开透明,朱玉叶将每一笔善款和采购账目,都实时在朋友圈中公开。

    "妈妈,我也要尽一份力!"让人感动的是,吴家山二中一名叫纪昊洋的学生,在妈妈捐出1000元爱心款后,也将平时积攒的100元零花钱贡献出来。30日,一名社区人员收到她发来的护目镜后,也主动回捐200元,表示想将爱心传递下去。    

    “我相信,武汉肯定能挺过这一关!”30日天晴,太阳出来了,朱玉叶说,相信疫情阴霾肯定会散去,她期待早日回到武汉。    

    责编:宗晓斌

    • 为你推荐
    • 公益播报
    • 公益汇
    • 进社区

    热点推荐

    即时新闻

    武汉

    论坛热帖

    10bet,10BET,10bo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